育婴师市场需求旺盛 年收入与月嫂持平 薪资起步5000元,最高能达近万元,仍供不应求
更新日期:2019-03-11 09:31  爱心老师  点击:
 

3月6日下午,月宝公司正在对学员进行育婴培训。 南都记者 陈杰生 摄

  随着市民对家政服务的需求日益旺盛,每年春节过后,家政服务行业都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尤其是母婴护理服务。南都记者了解到,今年,这种人员短缺的情况依然存在,有家政企业反映月嫂育婴师都存在缺口。

  南都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相比于月嫂,育婴师的市场需求更大,行情也更为紧俏,育婴师的月工资比月嫂要低,但是年收入基本持平。

  学员培训合格

  上岗从事育婴师

  3月6日下午3点半,在广州月宝家庭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月宝公司”)的课室里,一场培训课正在进行。课上,一群将要跨入母婴服务行业的学员面前都有一个硅橡胶材质的假娃娃。她们用双手牵着假娃娃的“手”做伸展动作。这套动作是给婴儿做的“被动操”,可以促进婴儿大脑发育

  “今年我们培训班开得早,有一批已经毕业了。”月宝公司副总经理钟宏称,正在培训的学员已是节后第二批,培训合格后,她们将走上岗位,填补眼下育婴师市场出现的缺口。

  家政服务行业每到春节基本都会出现人员供应紧张的局面,月宝公司做的是母婴护理服务的生意,这个春节同样遇到人员断档的问题。

  公司培训部经理孙丽华告诉南都记者,这个行业一年之中始终处于变化的状态,决定供需的有许多因素。比如,一般夏天会是淡季,而当秋高气爽之时,新生儿就会增加,市场就会因而繁忙起来。

  春节无疑又是一个坎儿。过年期间,月宝公司通过同商户商量涨价,提高加班费,提供食宿留住了一批原来想要回家过年的阿姨。不过,节后,原来留岗的人走了,人手又紧张起来。所幸,开班培训了的学员填补上了这个缺口。

  育婴师受市场青睐

  年收入与月嫂持平

  40岁的汪玉爱正在月宝公司接受培训。她来自广东惠州,嫁到普宁后在那里定居,抚养两个孩子一直到读高中。如今,孩子长大了,她决定去大城市闯一闯。起步是当一名育婴师。

  “我们以前带小孩没有那么多经验。现在学习了,感觉我们以前懂得太少了。”这是汪玉爱接受培训以来的感受。

  在母婴服务行业中,有两个常见的工种划分,一个是月嫂,一个是育婴师。其中,育婴师指的是用现代教育观念和科学方法对0-3岁婴儿进行生活照料、护理和教育的专业人员,近年来才为人所知悉。如今,随着市民经济水平的提高,像汪玉爱这样的育婴师越来越受到市场的青睐。

  月宝公司培训部经理孙丽华告诉南都记者,今年,育婴师市场的缺口比月嫂要大。在她看来,育婴师的缺口之所以大,除了市场需求持续旺盛外,也因为人员短时间难以持续供应。

  孙丽华称,相比于月嫂,育婴师要求懂的知识和技能要更多,但是育婴师一般签的是长期合同,单月收入比不上月嫂。“育婴师的工资比月嫂的工资要低,而且工资涨得慢。”孙丽华称,育婴师做一年,一年里每个月的工资可能都是6000元的水平。而月嫂接的单多,能够积攒更多的经验,进而把自己在公司的等级提高,工资也会随之上涨。

  就月宝公司而言,育婴师起步是每月5000元,最高等级能达到近万元。而月嫂每月是6800元,首席月嫂可以达到18800元。

  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朱德毅告诉南都记者,今年春节虽然没有像往年需求那么大,但是这个行业仍然缺人。其中,育婴师的市场需求一直比月嫂的要大。

  朱德毅表示,月嫂一年要服务多个客户,但是育婴师则一般服务一个客户要两年的时间,因此育婴师的需求量会更大,容易处于短缺状态。

  在朱德毅看来,虽然月嫂的工资比育婴师要高,但是按照年均收入来看,两者收入其实是持平的。“一个月嫂一年最多可能接8个订单,但往往不是每个订单都能够如期完成。”朱德毅称,其实月嫂跟育婴师的收入是差不多的,而且育婴师的劳动强度没有月嫂那么大。“但是,许多从业人员却只盯着单月收入看。”

  延伸阅读

  广州已建家政诚信系统 雇主可查保姆资料

  月嫂和育婴师均属于家政服务业从业人员。据相关统计,近年来,我国家政服务业发展迅速,目前从业人数已超过2800万人。

  今年3月1日,商务部在其网站发布了商务部、发展改革委关于建立家政服务业信用体系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据悉,信用体系将建立和规范守信主体“红名单”制度和失信主体“黑名单”制度,建立家政服务员信用档案且将无不良信用记录的家政企业纳入“红名单”管理,并在省级家政服务业信用信息平台上公布,引导消费者在选择家政服务时优先考虑。同时,对失信主体实施联合惩戒。

  月宝公司副总经理钟宏表示,建立信用体系能过滤掉行业内一些不正规的机构和从业人员,对行业的良性发展有益,因此对这个政策表示欢迎。

  不过,钟宏也称,从家政人员反馈过来的情况分析,也有个别客户会对上门的阿姨不利。因此,她同时希望,这个信用体系能够是双向的,不仅家政从业人员要建立信用档案,从业人员和客户也要有一套互评体系。

  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朱德毅告诉南都记者,协会在2015年就开始建设诚信系统。目前,协会官网设有广州市家庭服务业诚信查询平台。截至发稿时,平台已经录入了1304家家政公司、324084名服务人员的信息。

  朱德毅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在平台上可以查询从业人员身份信息、技能、岗位证书,平台还会显示从业人员过往的服务情况,客户对其作出的评价。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中山医院副院长朱同玉教授在今年两会中提案呼吁,建立家政服务人员健康管理体系,完善专业的行业健康准入标准与科学的监管体系,拦截传染疾病传播新途径。对此,朱德毅称,事实上,广州市家庭服务业诚信查询平台也有录入从业人员的体检情况。

  不过,朱德毅坦言,目前,广州市内并非所有的家政企业都加入了协会,因此,家政公司及其从业人员信息并不能够做到全数录入。而且,就算加入协会的企业,也存在一些录入不全的情况。因此,他表示,这个系统仍有待进一步完善。

  采写:南都记者 陈杰生 实习生 吴静纯


育儿嫂|http://www.5cocoi.com
保姆|http://www.aixinbaomu.com
上一篇:金牌育儿嫂爱做的3种蒸蛋糕,适合11个月宝宝吃,好吃不上火哦
下一篇:很多人其实都不知道:高级育儿嫂比金牌月嫂缺口更大